一分福彩3D

成都市农业农村局

浓浓花生香 隆隆农机响


来源:农民日报   2019-09-06

“麻房子,红帐子,里面住着个白胖子。”想必大家都知道这道谜语的谜底是花生,可是你知道这个“白胖子”从播种到收获要投入多少人力吗?

花生种植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目前很多地方的花生种植、收获主要还是靠人工。作为世界花生生产大国,我国花生在国际市场上的最大优势就是价格。然而随着我国人力成本的不断攀升,这样的优势正逐渐减弱。因此加快推进花生生产全程机械化,降低生产成本势在必行。但目前我国花生收获机械化率仅为40%,是花生生产全程机械化的主要薄弱环节。

专家论道——各方探讨花生机收难题

近日,在河北省滦州市召开的2019年全国花生机械装备现场会暨花生生产农机农艺融合与社会化服务论坛上,青岛农业大学机电工程学院院长尚书旗认为,当下我国花生机械化需要解决两件事,一是播种,减少对种子的损伤。覆膜、出苗、除草等环节如果处理得当,对于后期的田间管理至关重要。二是收获,其中包括果土分离和果秧分离。因此他建议,应设计可调性大、适应性强的挖掘、输送、除土、摘果和清选装置,优化机器结构。还应改进制造工艺,提高花生收获机械的应用范围和通用性,大力推广花生机械化两段收获与秧果兼收。

河南省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汤丰收研究员指出,目前花生收获机械化难题主要集中在农机和农艺上。在农机方面,存在生产机械适应性差、生产效率低、机械调试不够简便、缺乏适宜的种子剥壳机和烘干设备,机械作业扬尘大,污染严重等问题。在农艺方面,则有品种不能适应机械化生产要求,农机农艺融合度差、生产规模小、标准化程度低、区域布局不合理等问题。

为解决上述难题,学界已取得不少进展。青岛农业大学机电工程学院副院长王东伟介绍了世界首台花生秧果兼收型联合收获机,它集花生挖掘、夹持、输送、秧蔓—果根分离、秧蔓装袋(打捆)功能于一体,是当前世界上作业幅宽最大的花生联合收获机。它由青岛农业大学自主研发,在世界范围内填补了花生秧果兼收技术的空白。

尚书旗说:“与以往的花生联合收获机不同,该设备最大的亮点就是实现了花生秧蔓的综合利用。”秧蔓是一种可与苜蓿草媲美的青贮饲料原料,喂养牛、羊、兔等反刍动物适口性好、消化率高、营养丰富,现在市场上花生秧的价格在每吨400多元,品质好的可达每吨700多元。目前我国农户在花生收获过程中,对花生秧蔓的利用率远远不足,浪费现象严重,这台机器可以实现新鲜秧蔓和花生果实兼收不浪费,市场前景广阔。

沙场点兵——接地气的农机地头展

秋日的午后,蓝天澄澈,一台台花生机械设备一字排开。此次地头展在滦州市百信花生种植专业合作社基地举行,吸引了近千人参加。现场人头攒动,机器声、讲解声、询问声交织在一起,就像一个热火朝天的农机集市。最“吸睛”的雷沃谷神自走式花生捡拾收获机,是一台高效率、高可靠性、高舒适性的“三高”机型。其配置的145马力发动机散热效率能提高30%,超大油箱能连续作业12小时不加油。其传动系统的升级则能有效提高传动皮带寿命,降低整机故障。专用花生收获滚筒,具有摘果彻底、分离干净、花生破壳率低的特点。其驾驶室密封性设计对机手十分友好,隔尘降噪。

同一类机型,却各有千秋。郑州中联收获机械有限公司展示的自走式花生捡拾收获机主要用于花生出土后直接收获或晾晒后收获,可以一次性完成捡拾、摘果清选、果蔓分离、分别入箱。据中联收获河北片区经理黄巍巍介绍,该机的捡拾器采用双轨道,运行平稳。摘果装置采用循环模式,摘果率更高。长春福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制造的花生捡拾收获机用于花生起拔后第二段收获,可兼收湿花生秧果、半干花生秧果、干花生秧果。其独特的花生捡拾结构和多角度辊杠式摘果系统可在花生收获时将落果率和碎米率均降至1%以下。

这热闹非凡的农机地头展是近年来中国农机流通协会着力培育的行业公共品牌。该协会发展研究部主任苑同宝说:“这个名字还是不够全面,其实不只是农机进了地,产业链也进了地。产品的产业链(零部件及整机企业、经销商、用户群体),还有科研院校技术方面的专家,都在地里探讨,充分体现了现场、现物、现实。”

农机地头展一直致力于补齐我国农机化发展短板,论坛解惑与地头“练兵”并重,是其一直坚持的特色。针对当地农业生产的具体问题开展活动,也是一大亮点。滦州市是拥有100多年花生种植历史的著名花生产地,被誉为“中国花生之乡”,滦州花生还被认定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至2017年,该市花生种植面积已达25万亩,年产量6.7万吨,是河北省最大的花生生产区县,年交易量达10万吨,然而当前整个河北省的花生机械化率尚不足40%。此次农机地头展牵手“花生之乡”,也是想为当地花生机收难题开出“药方”。流通协会副会长陈涛表示,农机地头展活动必须要接地气,要为农民筛选买得起、用得好、使得住的花生机械产品,让更多的优质农机企业到地头亮剑,用事实和效果说话,只为给老百姓最直观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