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福彩3D

成都市农业农村局

鹤鸣“第一声” 现代化新农村破壳而出


来源:成都日报   2019-08-08

鹤鸣村活动中心

如今的鹤鸣村摇身一变成了现代新农村,山水环抱,绿树成荫,整洁的道路通到每家每户

■在全国率先挂牌成立的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建成市、县、镇、村“一竿子插到底”的全域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体系,实现农村资源要素与资本市场的无缝对接。

■截至2018年底,全市累计流转各类农村产权1.6万宗,成交总金额877亿元。

■成都市在深化改革的道路上从未止步,如今,全国33项农村改革中,成都承担的就有15项。

从成青快速路驶出,路边一块“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第一村”的标牌格外显眼。沿着乡村小道前行,葱郁的绿树中掩映着一排排颇有特色的独栋“别墅”——没错,载入中国农业农村改革史册的都江堰市柳街镇鹤鸣村到了。正值盛夏时节,清澈的泉水穿过小区缓缓流过,姹紫嫣红的鲜花开得正艳,阵阵蝉鸣声中,扇着蒲扇的几位老人悠闲地坐在门前唠着家常,好一派乡村田园风景。

村委会前,“农村产权制度改革陈列室”提示着这个村独特的“身世”——2008年2月,鹤鸣村被列入成都市统筹城乡配套改革示范点,同年4月30日,该村率先完成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并在开展试点的过程中,创造性地创立了村民议事会和监事会,有效地解决了改革过程中遇到的群众问题,共调整土地221.08亩,解决了165户221人的人等地矛盾,确权办证率为100%,成为“中国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第一村”。11年过去,产权制度改革带来的巨大活力让如今的鹤鸣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曾经依靠种地维持温饱的自然村,摇身一变成了集特色观光农业、旅游休闲等多种产业于一体的现代化新农村,人均年收入超过万元。

A动员试水

迈出产权改革第一步绘制“鱼鳞图”摸清“家底”

“正月还没过,我们在村民活动中心前的广场上搭起了临时会台,村民们搬来板凳,为下午即将举行的鹤鸣村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动员大会做准备。”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时任鹤鸣村村主任的余跃仍记忆犹新,“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是一件大事,为了‘吃透’政策,镇上、村上的领导干部连续开了大半个月的会。”

“说实话,当时我们的压力很大,心里很忐忑。”余跃坦言,早在1980年,村里开展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试点,就已经让村民从吃不饱的困境中“解脱”了出来。由于当时农业税的存在,许多村民仍然“手头紧”,很多外出务工的村民开始“丢地”,村里的一些土地由此闲置了下来,“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一个基本共识就是产权清晰,我们必须要摸清每一户村民的‘家底’,这样改革才能走下去。”

正如余跃所料,改革的压力,在动员大会后的第二天便浮现了出来。“有些村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事情,都在观望;有些地挨地田挨田的,早已分不清到底是哪户的土地;有些已经外出务工的村民将地交给了别人种,摸底登记的时候又想要回来,这样的麻烦事很多。”余跃苦笑道,单纯靠领导干部的力量完全无法解决这样的矛盾,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鹤鸣村的村民议事会应运而生。

尽管矛盾得到了有效调解,但摸底登记进度仍然缓慢。就在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鹤鸣村的人工测绘图出来了。在鹤鸣村的展厅内,看到了摁满村民手印的“鱼鳞图”。“从图上可以看到,村民的土地属性情况一目了然,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纠纷。”余跃回忆,第二天他们就拿着测绘图下到村里,在村民议事会的协助下,让村民确认各自的地块,签字并摁上了手印,“2009年4月份,鹤鸣村600多户、3000多亩土地,全部完成了确权,至此,鹤鸣村迈出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第一步。”

B还权赋能

领到第一张“红本本”确权让村民尝到甜头

如今,在国家博物馆的展厅里,静静躺着一张编号为“510111”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这张中国第一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户名正是带头进行确权颁证的余跃,他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拿到证的那一天是2008年3月30日。

随着《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起下发的,还有《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证》《房屋所有权证》。看着鹤鸣村展厅内的老照片,年近古稀的余跃情绪有些激动,“那个时候其实还不知道它们的作用,后来才慢慢体会到,有了这几个本本,就意味着农民对自己拥有的土地有了使用权、经营权以及转让权,农民产权有了更为全面和多样的权能。”

同年4月30日,鹤鸣村确权颁证结束,这意味着鹤鸣村村民手里平均拥有了价值15万元以上的自主财产权。此后,鹤鸣村里一部分农民开始大规模流转土地,农业生产逐步专业化;更多的年轻人则选择出租土地,获得土地的租金收益,自己则外出打工或者经商。在这样的模式下,山卉林花木苗项目开始入村,既盘活了闲置土地资源,还解决了一部分村民的就业问题,土地流转让村民尝到了确权颁证的甜头,也让其他村民积极性高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5·12”汶川大地震再次让村民感受到产改的“威力”:在灾后重建过程中,鹤鸣村重新恢复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确保市场机制发挥作用,推动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和农村房屋产权的流转,让受灾农村重建的融资困境亦有了解决之道。

在此之后,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至此在成都全域推开,到2008年10月,有206个乡镇启动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涉及58万多户农户。改革过程中,发到农民手中的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证》《房屋所有权证》《林权证》、耕保基金银行卡,以及土地承包经营合同、耕地保护合同。简称“四证一卡两合同”。

C强化改革成果

引入社会资本提升“造血”功能

走进如今的鹤鸣村,山水环抱,绿树成荫,整洁的道路通到每家每户,林盘风景成趣,俨然一派新农村田园风光图。

“我们的资源已经全面盘活了!”在鹤鸣村展厅内,鹤鸣社区党总支副书记王廷跃指着平面图介绍,目前,通过土地流转,村中已经吸引不少农业公司,开展蔬菜、花卉的种植,他举例说:“村民左昌明一家11口7亩承包地全部流转,每亩地每年按425公斤大米的市场价收取租金。左昌明的爱人也成了工人,给农业公司种地,每天有二三十元工资。”

在家门口就能找到稳定的工作,这是很多村民不曾想过的事情,这也正是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带来的“甜蜜”。王廷跃介绍,鹤鸣村目前还正在引进文旅养生项目,旨在通过引入社会资本来盘活剩余的闲置资源,为村发展注入内生动力。

“改革是乡村振兴的根本动力。”王廷跃认为,鹤鸣村通过改革,可推动“一三联动”,打造田园综合体,发展观光旅游产业,“尤其是土地流转和产业配套,都需要通过改革突破‘瓶颈’。同时,还要积极提升自身资源优势,让社会资本愿意投资、愿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