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福彩3D

成都市农业农村局

走在乡间的大路上


来源:成都日报   2019-09-05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荷把锄头在肩上,牧童的歌声在荡漾……”一幅原始的美丽乡村即景展现在我们眼前,这歌声伴着农村几代孩子成长。

文学作品里,描写过去的乡间:羊肠小路、鸡鸣狗吠、牛羊、牧童、低矮的土瓦房、炊烟、水井、磨房、忙碌的村民……的确,过去的乡间,都如此。

如今,乡间还是那个乡间,乡间的小路却大多不知去向,宽广平坦的水泥公路、便民路已经四通八达。

昨天,吃过早饭,我们开车去一乡间朋友家。过了一个叫长滩的场镇街道,岔路多了,一条条水泥公路,像树干上发出的分支,公路边安有太阳能节能灯,每个村子附近的公路边建有垃圾池。记得过去到朋友家,只有一条机耕道,现在,这些派生出来的公路让我们迷茫。大家一路商讨,仔细探望,终于把车开到朋友塆上。

我们把车停在一楼房外,屋里出来一个70岁左右的农村太婆招呼我们,她脖子上戴一条很粗的金项链,手指上也戴着金戒指,显然经济条件不错。环顾四周,她家4间两楼一底的楼房,门前一条公路横过,房屋周围干干净净。这家门前的公路外是几块稻田,朋友家就在稻田的另一头,原来的田埂已修成公路。走几十米的田间公路,来到朋友家地坝外的竹林下,几只大白鹅惊叫跑开,竹林里叽叽喳喳弹出一群麻雀,向野外飞去。

从刚才走的田间公路,又岔出20米左右的一条水泥路,通到朋友家门口。在朋友家坐了会,我们几个去村庄附近转悠。一条水泥公路环绕着整个村庄,又有很多支路像血管一样分布到各家各户。村里很多水泥砖混结构的楼房,白色瓷砖外墙,红色琉璃瓦房顶,很多房顶上安有太阳能热水器,墙壁上挂着天然气表。宽大的玻璃窗,窗帘遮掩,门窗紧闭,从门前的青苔断定,主人常年不在家。房前屋后,种了些果树,柚子像一个个胀鼓鼓的实心球挂在枝叶间,铜钱大小的柿子羞答答地躲在叶子背后,梨子探头探脑窥视着外面的世界,只有那黄绿发亮的李子飞扬跋扈,在突兀的枝条上咧嘴狂欢。

公路伴随青纱帐似的玉米林向远方延伸,一株株玉米亭亭玉立,背着可爱的“娃娃”;田里,绿油油的秧苗一片生机。远处不时传来“布谷、布谷”的叫声,蜻蜓密密麻麻,像一只只微型飞机,在人群周围穿梭,挑逗着我们去跟它们玩耍嬉戏。几只燕子调皮地追逐着,从田野掠过,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公路上,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蹦蹦跳跳,冷不丁一只大嘴巴青蛙“呱”的一声扑通弹起,瞬间消失在苍苍蒹葭里。

我们行走在河边的公路上。几头水牛,有的在低头吃草,有的在地上蜷曲着反刍。一只黑羽毛的鸟站在牛背上,正用它那鹅黄色的尖嘴在牛背上寻找食物。一会儿,一个老人背个背篼,手里拿把镰刀,慢悠悠走来。他正要下公路到河边去,我们叫住了他。“老大爷,那几头牛是你喂的啊?”

老大爷停住脚步,笑嘻嘻地说:“是的。”

我们说:“你喂几头牛,租给人家犁田吗?”

老大爷边走边说:“现在用牛犁田的少了,很多是用机器耕地。”随后补充一句,“我这牛是肉牛。”

我们漫无目的地在公路上乱走,视野里只有安静的村庄和绿色的田野。快12点了,只见朋友家上空有炊烟升起。静岭空寂,感觉宇宙像被施了魔法一般,一切都停止了运行。

突然,一个朋友唱起歌来:“走在乡间的大路上……”歌声一出,惊起几只白鹭翩跹。